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战争与和平-金吾卫军——“甘露之变”失利的元凶巨恶

海外新闻 时间: 浏览:173 次

有唐一代,自唐顺宗“永贞改造”失利后,宦官的权势就越来越大,以至于朝臣的任免都要寻求他们的定见,有时乃至他们的定见能左右皇位的终究归属。

太和九年(公元835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久为宦官权柄所困恼的唐文宗李昂总算不想再憋屈下去了,他提早联络好李训、韩约等忠信,在这一天一起发起了旨在诛灭宫中宦官的“甘露之变”。可是因为种种原因,这场策划甚大的宫变最终还是以失利告终。

尸横遍野的“甘露之变”

关于“甘露之变”失利的原因,史家学者给出的研讨视点许多,但笔者觉得其间还要属陈寅恪的“夫皇帝之身既在北军宦官把握之内,若不以南衙台府抱关游徼敌抗神策禁旅,则当日长安城中,将用多么兵卒与之比赛乎”最能给人启示。

唐中期后,皇帝禁卫军分南衙北衙。北衙便是禁军,为宦官实力掌控。而南衙天然便是卫军,其新近被称为十六卫。府兵制还完善时,十六卫可承当下京城悉数的宿卫之责。仅仅后来因为府兵制消亡,唐廷兵源大减,连带着十六卫无兵可用,最终只能落到名存实亡的境地。

对此,杜牧还曾特别作《原十六卫》以感念府望族娇兵制的消亡。“唐之十六卫已备汉人南北军之制,以卫尉护南军,以金吾巡北军,今十六卫已有。金吾将军掌京城巡警,是北军已寓其闲。”

由是可见,十六卫齐备时,整个京城防卫压根就没有北衙禁军的什么事。仅仅到了代宗时期,大宦官鱼朝恩拔擢神策军,并运用吐蕃之变使神策军成功获得了禁军位置。尔后,神策军权势不断上涨,而南衙卫军却逐步衰败,直到文宗太和年间,被神策军取而代之。

威震一时的神策军

从杜牧《原十六卫》中咱们还能够得知,金吾军担任京城巡警。那么这个金吾军有什么来路呢?其实呢,这个金吾军便是衰败后的南衙卫军的首要军事力气。而唐廷在神策军掌握皇宫及京城防卫后,依然让金吾军担任京城表里巡警,其意图便是防备神策军的一家独大。

德宗建中元年(公元780年)战争与和平-金吾卫军——“甘露之变”失利的元凶巨恶七月,曾下“以鸿胪寺所统左右威边营隶金吾”诏,可见尽管南衙卫军逐步衰败,可是作为其主力的金吾军的编制却不减反增。可是与强壮的神策军比较,金吾军的军力仍旧少得不幸。依据相关史料,文宗朝宫中担任宿卫的金吾卫武士数最多时为也不过四百四十名。而神策军却常以二千人为定制,文宗掌权时一次更可调集神策军士三千人,金吾卫军与神策军军力距离之大可见一斑。可是即使金吾卫军再差劲,它也是文宗能依托的最强军事力气。所以为了完成以弱胜强的意图,文宗与李训便只能通过策略去到达意图。

所以最终便有了“甘露之变”。

从“甘露之变”的预谋到失利,金吾卫军都参加其间。宫变前,李训就已密令他在金吾军中的翅膀郭行余、王璠等人招集手下将士密会,一起又委任心腹韩约为金吾卫军统帅。万事俱备后,宫变当日,得到李训授意的韩约便运用本身责任,谎称金吾左仗院呈现甘露祥瑞。这以后在李训与唐文宗李昂的双双合作下,成功拐骗仇士良、鱼志弘等大宦官进入金吾左仗院。可就在如此要害的时间,韩约却紧张得汗流浃背,此举立刻引起了仇士良的警惕。

《妖猫传》中的金吾卫统领陈云樵

这时中堂刚好起了风,已在帐暗地匿伏多时的金吾卫就这样被宦官们发觉到了身影。所以,心中骇然的宦官们便泰然自若地立刻撤出了金吾左仗院,并当即赶往含元殿绑架唐文宗。

目睹宦官们回到含元殿,李训便知道金吾左仗院那儿的事办砸了,便立刻大叫殿上金吾卫救驾。可是事发忽然,比及李训组织金吾卫救驾时,宦官们早已绑架唐文宗乘與而去。最终的结果是,唐文宗被宦官绑架,李训等人匆忙逃命,“甘露战争与和平-金吾卫军——“甘露之变”失利的元凶巨恶之变”宣告失利。

从此次宫变的进程来看,金吾卫军的身影共呈现了两次。

第一次是匿伏在金吾左仗院,明显可知的是这部分金吾卫早已被李训所收购。仅仅李训集团为什么要挑选在金吾左仗院发起政变,这其间又有一番说法。

从唐皇宫地图来看,金吾左仗院坐落大明宫的东部,只需通过翔鸾门或许通乾门便可进入含元殿。以此不难看出李训集团这样组织的意图正是为了便利左金吾仗与含元殿的前后照应。

别的值得注意的是,宣政门以南是金吾卫军的实力范围,以北则是北军的实力范围。所以李训集团只能在宣政门以南发起政变,而这也相同解说了为何宦官们要刻不容缓地把唐文宗带入宣政门内。

金吾卫第2次呈现是在含元殿上。左金吾仗事败后,李训情急之下,想要用重金使金吾卫救下唐文宗。由此可见,含元殿上的金吾卫事前并没有被收购。而殿上金吾卫随后想要夺下文宗,却被随后赶来的神策军打败。之后连续赶来的李训旧党以及京城巡警,不是主将惊惶万状,便是战斗力低下的杂牌军,“甘露之变”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完毕了。

金吾卫兵甲

综上来看战争与和平-金吾卫军——“甘露之变”失利的元凶巨恶,甘露之变之所以会遭受失利,首要便在于韩约的失态露出了马脚,使宦官们得以逃脱左金吾仗的伏杀;其次便在于李训过于信任、依靠左金吾仗的举动,然后忽视了对含元殿上金吾卫的收购;最终便在于统帅韩约的失踪,导致含元殿上金吾卫军群龙无首,俨然一盘散沙,失去夺下唐文宗的最佳时机,使李训集团失去了最终反败为胜的时机。

金吾卫军的这些失误由此成为“甘露之变”失利的要害所在。

事实上,“甘露之变”便是一场禁卫军内部的奋斗。代宗、德宗两朝,神策军强势兴起,成为宦官最为倚重的军事力气。李训集团为了夺回神策军的控制权,不得不背注一掷,以本身仅能运用的金吾卫军为力气支撑,悍然发起“甘露之变”。只可惜所任非人,金吾卫军最终孤负了李训集团的寄予,以至于前功尽弃。

“甘露之变”后,金吾卫军名存实亡,不再作为南衙主力军运用。

参阅史料:陈寅恪《唐代政治史述论稿》

杜牧《樊川文集》